1. <li id="nx0rd"></li>

            1. <input id="nx0rd"></input>

                      <dl id="nx0rd"></dl>
                      <output id="nx0rd"></output>

                      <dl id="nx0rd"></dl>
                    1. <output id="nx0rd"><bdo id="nx0rd"></bdo></output>

                      1. <dl id="nx0rd"></dl>

                        1. <dl id="nx0rd"></dl>

                              精彩小说尽在匣子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玄幻 → 风之影

                              风之影

                              林_朴 著

                              连载中免费

                                风之影小说的作者是林_朴,这本热门玄幻小说的主要人物是武鹄,阿卡夏。前秦天王苻坚被弟弟苻融和太子苻宏以替身谋夺皇位,流放敌国,替身耿鹄因心爱的侍女竺笙被侍中王休谋害,生出反抗之心,以苻坚之名,物色盟友,想要以假成真。与此同时,远在东罗马帝国的阿卡夏教助祭若恩开启了前往塞里斯(秦晋分治的华夏)的旅程,要把阿卡夏教带到东土;东晋的建康也迎来一队天尊道师徒,展开觐见皇帝司马曜的重要行程,两股天尊道的力量在此碰撞,展开驯龙、屠龙的故事。
                                三日一会,七日一朝。会是会见单个的朝廷官?#34987;?#22806;国使节,朝是诸公各省各部的大臣齐聚未央宫前殿议事。
                                这一天是会日,排序会见的大臣分别有度支尚书朱序、新兴侯慕容暐、尚书左仆射权翼,以及波斯王国使节?#26102;?#24605;。王休早已经将各个大?#23478;?#27719;报的事情和武鹄做了大略的提要,把他关心的?#20365;?#20063;写在纸板上放在武鹄面前的案几上。他是一定守在武鹄身旁的,太子苻宏和录尚书事苻融循例也都会来。

                              215万字更新:2019/05/01

                              在线阅读

                                风之影小说的作者是林_朴,这本热门玄幻小说的主要人物是武鹄,阿卡夏。前秦天王苻坚被弟弟苻融和太子苻宏以替身谋夺皇位,流放敌国,替身耿鹄因心爱的侍女竺笙被侍中王休谋害,生出反抗之心,以苻坚之名,物色盟友,想要以假成真。与此同时,远在东罗马帝国的阿卡夏教助祭若恩开启了前往塞里斯(秦晋分治的华夏)的旅程,要把阿卡夏教带到东土;东晋的建康也迎来一队天尊道师徒,展开觐见皇帝司马曜的重要行程,两股天尊道的力量在此碰撞,展开驯龙、屠龙的故事。

                              免费阅读

                                三日一会,七日一朝。会是会见单个的朝廷官?#34987;?#22806;国使节,朝是诸公各省各部的大臣齐聚未央宫前殿议事。

                                这一天是会日,排序会见的大臣分别有度支尚书朱序、新兴侯慕容暐、尚书左仆射权翼,以及波斯王国使节?#26102;?#24605;。王休早已经将各个大?#23478;?#27719;报的事情和武鹄做了大略的提要,把他关心的?#20365;?#20063;写在纸板上放在武鹄面前的案几上。他是一定守在武鹄身旁的,太子苻宏和录尚书事苻融循例也都会来。

                                往日的每日一会都安排在承明殿,安排?#24187;?#37329;鳞甲卫随扈,但王休思忖再三,将会见改在?#32034;?#40607;阁,随扈也按朝见的?#26332;?#37197;齐三名金鳞甲卫。这些调整做完,差不多废了半?#23637;?#22827;,苻宏和苻融下午各自另有事务安排,便通报不亲自参与,只派了邸官来旁听。

                                朱序是前年才在襄阳战役中俘获的晋国大臣,苻坚爱惜他的坚韧与才华,委任他做了度支尚书,主管原先燕地各州的行政财政。他先前上了奏章,报告所管区域去年的钱粮人口变动的情况,提议在任城南和高平东分别新筑个城池,收纳流民,由尚书省直管。

                                武鹄扮作苻坚的样子接见他,先听他口述其奏章的提要,然后武鹄按照王休的提示做若干?#20365;?#35810;问,朱序也一一答了。武鹄循王休的批注提示,对他做出慰勉,封赏,称他兢兢业业,堪为朝中官员的楷模。

                                朱序退下后,接下来是慕容暐,慕容暐口头报告?#26102;?#21508;族各部近一个月以来的财政人事变动,武鹄如聊家常般了解慕容氏各位领管的动态,王休批注的拟请求撮合河南公苻忠的儿子苻平娶慕容泓的女儿慕容玉的?#20365;?#20063;问了,慕容暐表示赞赏此联姻,但是否可行,还要他亲自前往北地郡去说服慕容泓。王休已经考虑到这个可能,他在纸板上的批注是,写信即可。武鹄便婉言回绝了慕容暐离开长安的请求,说:“去信说一说即可。”

                                慕容暐之后是尚书左仆射权翼,权翼是羌人宿老,此时正被委以支持将要征伐西域事的后勤重任。征伐西域是不久前苻融提出的建议,目的是为了让灭代之后无事可做的大军有事情可做,顺便打通西域各国通道,以国家之力,同展开同波斯的贸易。权翼跟随苻坚本人日久,熟悉苻坚的相貌神情,王休不放心,便将权翼的坐席布设得极远,又在武鹄面前垂下竹帘,虽然不甚自然,但?#35009;?#26377;其他办法。

                                征伐西域?#30343;攏?#20960;日后便要朝议,权翼仍是先上奏章,会见是口头报告及答疑,武鹄按照王休所列的?#20365;?#19968;一问完,权翼也逐个答复,看?#40516;?#22823;体上预备充分。

                                权翼将要告退时,最后说道:“老臣还有几句肺腑之言,希望能在陛?#26053;?#21069;说出来,不说出来,?#20063;?#33021;自处。”

                                武鹄楞了一下,说道:“请讲。”

                                权翼俯首为礼,然后起身说道:“老臣听说,古代的圣人能?#24515;?#27490;。慨然地去做一件事固然?#19978;玻?#26356;?#19978;?#30340;是可以毅然地停下来,不畏讥讽。最近几年,虽然国家没有如征讨燕国那样规模的举国动员,但东西南北四方小的征讨也?#20013;?#19981;休,钱粮人力的消耗合并计算,不见得亚于征讨燕国时。灭代之后,二十年来国家的积累,已经差不多见底。老臣核算了一下征?#27835;?#22495;的开销用度,即便胜算极大,但预?#26420;?#20809;所有库存也未必能够。而征服西域完成之后,人口和农商的新增入账,至少二十年内不足维持管理驻守和物资进出的支出。所以,征伐西域?#30343;攏?#31639;来没有益处,老臣想,这件事是平阳公提出的,陛下也大力支持,朝中已经没有人敢于说不了。扫?#35828;?#20107;情,只有老?#31085;?#20570;,老臣恳请陛?#30053;?#19977;考虑,最好是能?#30343;?#22238;成命。”

                                王休说道:“左仆射大?#35828;纳?#24605;,陛下会听取,再三考虑,过几天朝会,会再发诸大臣商议,此?#34987;?#26159;预案,说不上是成命。”他没有预料到权翼会直接提出要终止征讨,便没有批注在纸板上,武鹄无法回答,所以便直接站出来回答。

                                权翼对王休露出鄙夷的神情,对武鹄再拜伏,说道:“西域之事,愿陛下深思。另外老臣想说的是,陛?#30053;?#20808;和老臣们相?#36828;?#35848;,无?#23433;?#35828;,?#30001;?#22914;流,现在陛下和老臣问事,还要垂下竹帘,相隔如许之远,不知是陛下对老臣心生?#25628;?#24694;,?#32654;?#33251;知辱而退,还是听信小人谗言,疏远大臣。”

                                武鹄说道:“权大人,你多虑了,朕挂竹帘的缘由,此前已经晓谕各位大臣,是朕重病之后,?#25104;?#21448;出了麻子,不忍各位大臣面见心惊,反而妨碍亲近。”

                                权翼说道:“是,这个缘由几个月前陛下确实已晓谕诸位大臣,但老臣禁不住不信,猜想是不是别有原因。不止老臣不信,朝中许多亲近陛下的人也不信,因为老臣听说,只有跟随陛下十年以上的大臣,见面才垂下竹帘,而能面见陛下的都是入阁不久的新人。这其中意涵,令人无奈,长安城中传言纷?#20303;?#22914;果陛下?#20808;美?#33251;上,前在竹帘中一见陛下,老臣才不会多想,?#37096;?#21516;时辟除传言。”

                                他说着,站起身来,朝苻坚案前走近了两步,眼见手便可以撩到苻坚面前的帘子。

                                王休怒喝道:“放肆!”他话音未落,侍立两边的金鳞甲卫李准与余当已冲上前,将权翼双手擒住,反剪在背后。

                                权翼被反手制住,心中愤恨,大声说道:“王休,你这个?#39029;?#36156;子,你爹知道你现在这付模样么?”

                                王休沉声说道:“左仆射大人,你冷静些,不然谁也保不住你。”

                                武鹄稍微?#32842;?#23545;权翼说道:?#21322;?#30830;实身患疾病,不忍见诸位大臣。不过?#28909;?#20320;提出这个要求,朕便?#20166;?#19968;回,让你上前来看,你?#22402;?#20043;后,还请体谅朕所经历的病痛,勿要对朕有失望之心。”

                                王休抬手说道:“陛下,?#28909;?#24050;经有了垂帘的规矩,便不应该因人而坏。”

                                武鹄说道:“你不必多言。余当与李准,你们放了权大人,?#30431;?#19978;前来。”

                                余当与李准松开手,退后两步,权翼?#34892;?#21507;惊,他?#34892;?#19981;知所措地站?#40516;矗?#36235;前几步来到竹帘前,在珠帘前他略微犹豫,还是挑开竹帘,走了进来。

                                他看见苻坚变得消瘦而憔悴,面颊上斑驳起伏,?#29976;?#20010;黑色麻子点缀其间,除了仍是苻坚一年前的大致形状之外,的?#24223;?#26159;病脱了形。权翼看在眼中,忍不住十分伤?#26657;?#21333;膝跪下,说道:“老臣行事荒唐,愿陛下恕罪。”

                                武鹄说道:?#21322;?#35753;你失望了。”

                                权翼鼻子一酸,眼泪滚落下来,说道:“陛下宅心仁厚,更加凸显老臣的荒唐,老臣自己年纪也大了,可从来未曾意识到要保持威?#24076;?#32769;臣错了。”

                                武鹄叹息了一下,说道:?#23433;?#26159;老,是病。”他说得落寞,虽然是假话,也出自真心。

                                权翼心情复杂,拜别而去。

                                敞开帘子,让个?#40516;?#33251;近前一观,也是王休和他提前准备好的预案,目的是?#32654;?#22581;塞?#26420;?#20043;口。可是几个月以来,首次尝试竟然是在权翼身上,这多少出乎王休的意料。权翼是羌人,跟随苻坚快三十年,但和?#20154;?#26356;熟悉苻坚的吕光父子,张蚝、朱肜?#28909;?#30456;比,又有所不及,能?#21892;?#36807;了权翼,并不代表可以骗过吕光?#28909;恕?#29579;休脑子里?#20260;?#22320;想,想到如果征?#27835;?#22495;事宜确定的话,就由吕光为主将,?#30431;?#38271;期地远离长安。

                                权翼之后,武鹄接着接见来自远方的波斯王国阿尔达希尔二世的使节?#26102;?#24605;,?#26102;?#24605;是一个肥胖而健谈的?#24515;?#20154;,穿着奇怪的服侍,举止?#21453;錚?#36827;退有节,他懂得?#27827;錚?#26080;需通译,随身带着?#24187;?#33945;面的女童,为他捧着国书、礼?#23567;?#29579;休第一次见由如此远的国度来的使节,在会前的接触,才知道上次对方出使长安,还是在前朝的石虎时代,而那时候长安并非国都,他们只是在此略作停留。

                                ?#26102;?#24605;奉上了波斯国书及问候,国书他已经翻译好,告之秦国陛下波斯国前任国王萨普尔二世前年刚?#23637;?#19990;,由他的弟弟阿尔达希尔王即位继承大?#24120;?#24895;两国互相派驻使节,永结佳谊,以加强往来;愿两国之间的贸易越加顺利。。

                                武鹄按照王休预先写好的纸板问了诸如波斯国首都在哪里,人口多少,产出为何,走到长安要多少时间,领?#20102;?#33267;在哪里,国内信奉?#30007;?#23447;教或先?#20572;?#20351;团这次带来?#30007;?#20135;自波斯的物品,?#24515;男?#20013;国本?#20102;?#20135;物品可供输出到波斯的,问了许多?#20365;狻8时?#24605;都耐心做了解答。

                                武鹄忽然问道:“你从泰西封来长安,沿途经过了?#30007;?#22269;家?”这是武鹄超出王休提词的?#20365;猓?#29579;休在?#21592;?#21548;了,即便?#20365;?#26412;身并无多大的不当,心中大怒,只是无可奈何。

                                ?#26102;?#24605;说道:“这个……我?#34892;?#36855;惑,不知道该如何讲说,我国最东方的边?#25104;?#26377;一个名作喀什葛尔的据点,我们一行从喀什葛尔出发,途径西域各国,便到了凉州,过了凉州就到了长安。不知陛下所说的各国是否指的就是西域各国?若是西域各国的话,鄙?#35828;?#38431;伍经过了疏勒、乌孙、?#26332;取?#37167;善,然后到达凉州,共是四国。”

                                武鹄?#27835;?#36947;:“喀什葛尔以西,就尽都是贵国的领土?”

                                ?#26102;?#24605;沉吟了一下,说道:“是”

                                武鹄接着问道:“贵国可有兼并西域的规划?”

                                ?#26102;?#24605;听了这个?#20365;猓?#24863;觉十分尴尬,说道:“这个我可无法知道,我只是一个小小使团的使者。这个?#20365;猓?#24471;要?#26102;?#22269;国王本人才能知道,可他也未必会?#21592;?#19979;实话实说。”

                                武鹄满意地点?#35828;?#22836;,?#27835;?#36947;:?#21322;?#21548;说贵国西边还有一个大国,名作罗马,和贵国关系如何,比贵国国力如何?”

                                ?#26102;?#24605;既尴尬,又傲气,说道:“罗马极为强大,大概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鄙国几年前在泰西封大败罗马军团,击?#20852;?#20204;的皇帝尤里安。”

                                武鹄若有所思地嗯了一声,说道:“罗马和大秦比,谁强谁弱?”

                                ?#26102;?#24605;愈加尴尬,说道:“我没去过罗马,可不知?#26469;?#26696;。我尽可以乱说,陛下也无从分辨是真是假。不过,我有个建议,陛下真想知道这个答案的话,就应该向泰西封和君士坦丁堡派出使节。他们经过千里万里,累月经年的?#20185;媯?#25165;能获得真正的答案。”

                                武鹄听了,深深地点头。

                                ?#26102;?#24605;觐见?#39535;希?#20182;退下以后,王休令闲杂官员退下,?#30343;?#19979;自己和武鹄,三位金鳞甲卫一旁侍立。

                                王休对武鹄说道:“今天你的话多了不少,和小竺的消失有关?#24471;?”

                                武鹄说道:“你耽误时间,让太子与苻融不能到会在场,和小竺的消失有关?#24471;?”

                                王休面色铁青,半晌不能说话。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

                              乒乓球八一队
                                1. <li id="nx0rd"></li>

                                      1. <input id="nx0rd"></input>

                                                <dl id="nx0rd"></dl>
                                                <output id="nx0rd"></output>

                                                <dl id="nx0rd"></dl>
                                              1. <output id="nx0rd"><bdo id="nx0rd"></bdo></output>

                                                1. <dl id="nx0rd"></dl>

                                                  1. <dl id="nx0rd"></dl>

                                                          1. <li id="nx0rd"></li>

                                                                1. <input id="nx0rd"></input>

                                                                          <dl id="nx0rd"></dl>
                                                                          <output id="nx0rd"></output>

                                                                          <dl id="nx0rd"></dl>
                                                                        1. <output id="nx0rd"><bdo id="nx0rd"></bdo></output>

                                                                          1. <dl id="nx0rd"></dl>

                                                                            1. <dl id="nx0rd"></dl>